您的位置 : JDB捕鱼 > 小说库 > 玄幻 > 黯然销魂道

            更新时间:2019-08-14 09:41:05

            黯然销魂道 连载中

            黯然销魂道

            来源:微小宝作者:浪迹分类:玄幻主角:玄道奇余嫣然

            主角叫玄道奇余嫣然的小说叫做《黯然销魂道》,是作者浪迹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十年前,被消灭的邪教重新复苏起来。来到四川的玄道奇,在父母双亡后,被九门派宫主救回。在上级的指派下,吕谦无功而返。九门派一事末了,而在成都又卷入事件的玄道奇。因会奇缘下,巧识小女孩的玄道奇,又将如何带...展开

            精彩章节试读:

            看着眼前的戏剧性变化,玄道奇也实着吓出一身冷汗,要不是自己即时的提醒,那么此刻死的一定是水家的人。

            只见水家的弟子个个回防,守住全身的要害,时间已经不容许他们多想,随即又和眼前的敌人缠斗。

            得到这一个缓冲时间,水任立即杀到那个人的身前,拔出背上的长剑,刺往那个人的全身要害。

            那人赫然是──蓝衣首领!

            ‘吕谦,我要杀了你!’水任几近疯狂的大叫,各个往事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里。

            所有的事全都闪过脑中,一幕幕的飘过眼前,最后停在一个画面,一个水任永远都不会忘怀的……记忆。

            自己的妻子就躺在自己的怀里,可以感觉到生命正一点一点的离开她的身体,虽然妻子外表的躯体看似无恙,但水任自己清楚的很,她的五脏六腑已全都被掌力所震碎。

            ‘是谁……’水任强忍着难过,无力的问。

            ‘是……呜……’那高贵优雅的女子欲说出伤她的人是谁,却止不住的吐出一口血,这一吐,更加使得她的面容苍白。

            ‘小妍!你怎么了?’这下子,水任更加着急了,直教她不要再说话,并抱起小妍直奔水家的九门派,想找人救她。

            ‘吕……谦,是吕谦。’就在水任直奔了大约十几分钟后,怀中的小妍突然说出了一个人名,要不是水任一直输送真气给小妍,她早就支撑不下去。

            ‘小妍,他是谁?’水任问道;难道他是凶手?虽然水任心里这么想,但他还是忍不住地问并且停下脚步仔细的听着小妍说。

            小妍先是深情地望着水任,接着说:‘是吕谦杀我的……’顿了一会,又道:‘他是我的师兄。’

            ‘什么!吕谦,他也是邪教的人!’水任忍不住失声大叫,内心的震惊是可以看出来的。

            邪教乃是当今最隐密的门派,它也曾经盛极一时过;只要得罪了邪教的人,不管是谁,都会惨遭灭门之祸,尤其是邪教教主武功极高外,身法也极为奇怪,几乎没人可以抵制他,直到四大高手──睡仙、煞神、老道、醉佛联合武林同道人士去围攻邪教,才把整个邪教消灭。当然会有漏网之鱼,像小妍、吕谦就是;而围剿邪教的武林人士也损伤惨重,除了睡仙以外,其余三大高手均重伤。小妍则是因为早就嫁入水家,所以逃过一劫。

            ‘欸!到现在……你还……’小妍轻摆螓首,向水任嗔道。

            看着水任,小妍轻轻的点了头,表示承认。

            正邪不两立,但为了小妍,他可以抛除。

            ‘那他为何打伤你?’水任疑问道,他想不出有什么原因。

            ‘他以前喜欢我,但我对他没有任何意思……我只是当他是我的哥哥一样看待。’小妍静静地说着以前的事,接着她又笑着说:‘我对他做的最大表明,就是嫁给你。’

            听到小妍所说的话,水任忍不住为之鼻酸,没想到小妍是如此地深爱他。

            ‘就因为这样,他就杀你?’水任气愤的说。

            ‘不……’小妍摇摇头。

            ‘是水家的武功秘笈。’小妍回答说。

            ‘我家的武功秘笈?’水任奇道,内心却是痛苦,就仅仅是为了秘笈?

            ‘呜……’这时只见水任脸色突然一阵苍白,小妍爱怜地看着水任,叹道:‘任郎!你真傻,明知道我已无药可救,你还……’说至此,小妍已忍不住落泪;原来是水任自始都一直输送真气给小妍,到这时,水任早已内力不足,调节真气出了问题。

            水任摇头柔声道:‘我没事的小妍。’

            顿了一会又道:‘吕谦那浑蛋为了我水家的武功而杀你?’

            ‘呜!对……我不说,他就……就……’小妍想要说的最后两个字‘杀我’始终没有说出口;小妍忍住身体的痛楚也要看着她最爱的人,也许是痛到无处可痛,身体也已麻痹了,所以她笑了,笑得异常动人,带着她最后的微笑离去……

            ‘呀……呜呜……’水任抱紧着小妍,流着他一生少见的眼泪;虽然他知道她已经死了,但水任还是紧紧地抱住她,生怕一不小心就失去她。

            风中悲鸣的恸动,停在这遥远的记忆中。

            ‘杀了你……’水任心中暗自想着,恨意随着手中的剑急刺蓝衣首领──吕谦的咽喉、心窝、下体;招招狠毒,务必使吕谦丧命于此,以报杀妻之恨。

            只见吕谦使用妖异的步法,轻轻的避开水任的攻击,使得水任的招式通通落空。

            水任一个踏空,脚步一阵踉跄,险些跌倒。

            在房中的玄道奇对着水惜月说道:‘你爸爸有点奇怪?’

            只见水惜月木然不语,只望着广场上的水任,显然,她也这么认为。

            吕谦一个转身,从背后拉出一把厚背刀,遥指着水任也不做任何攻击,郑言道:‘水任,你放弃抵抗吧!你没有任何胜算。’

            而水任隐隐感到这把刀有些不寻常,但哪里奇怪,水任也说不上来,只觉得这把刀带点邪气。

            不过水任听到吕谦的话,怒道:‘杀妻之恨……’接着一个字一个念道:‘不……可……不……报!’接着水任一阵暴冲,迅速地杀至吕谦身前,举起长剑直刺吕谦拿刀的右手,想逼吕谦举刀挡他这一击,那时水任会将左手蓄力,全力的给吕谦狠狠的一掌,使他重则命断他乡,轻则要他吐血。

            就在长剑贴上吕谦右手时,吕谦右手手腕一转,以些微的距离避开水任的长剑,挥刀砍向水任的左肩;水任没想到吕谦不守反攻,他硬生生的避开这一刀,蓄力的左掌直往吕谦的厚背刀拍去,借力改变方向,往吕谦的左方飘去。

            吕谦藉着厚背刀往右旋转一圈扫至身后,当的一声,要偷袭的水任举剑挡下这刀后,因受不了作用力,便和吕谦一样各自向后退,双方瞬间拉开距离。

            玄道奇叹道:‘惜月爸爸打不过那吕谦!’看着场上变化的他,正努力的想办法要改变水任的劣势。

            接着水任大喝一声,狂奔至吕谦身前,只见吕谦横刀一摆,看似破绽百出,其实不然;水任呈弧度状冲至吕谦左手死角处,直取吕谦左胸膛;不料,才划破衣服后,当的一声,水任的长剑竟然被吕谦横刀劈断,而吕谦的厚背刀正以高速划向水任的腰间,水任当机立断,立即用断剑阻挡刀的来势,果然厚背刀来势滞了一会,水任藉势手按刀面,撑起虎驱迅速地飞至吕谦的顶上。

            吕谦见机不可失,迅速举起厚背刀,摇指头上的水任。

            水任看着距离约三公尺的吕谦,只见他将真气灌入断剑里,快速的将断剑抛向吕谦的厚背刀;此时,威胁到水任的正是那把厚背刀,只要刀毁,水任就有胜算。吕谦看着断剑直直掉落,速度越来越快,更让他头痛的是那把断剑已锁定了他,整个气势压的吕谦喘不过气来。

            ‘啊!’玄道奇和水惜月几乎是一起叫出来的,水惜月的失声是因为场上的变化太大了;忽而水任危险,忽又吕谦被击,忽然场上变化莫测;看的水惜月目不转睛,连连惊奇。

            而玄道奇的惊叫是已猜测到场上至少会有三种变化,一是断剑顺利制住吕谦,使吕谦必须全力对付断剑,那时他将无法他顾,水任自然脱困;二是如果吕谦也学水任那般,丢弃厚背刀来个刀剑俱亡,而自己去突袭水任,那水任顶多与他战个平分秋色;三是吕谦顺利击飞断剑,那他将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对付水任。更惨的事是水任现在正在空中,根本无从使力,更别说是能逃过吕谦的阻杀,而平安无事。而故玄道奇会忍不住惊叫。

            同时,更大的变化正从场上席卷而来。

            只见水任正以高速落下,就在断剑遇上厚背刀时,水任藉断剑之力,顺势往右飘去。水任向右移去是因为右边有一棵大树,正好可以做为躲避吕谦追杀的好地方。

            正当水任足踏树梢之时,身形未稳之际,左方顿时传来一阵爆炸声,竟然是吕谦把断剑劈断;断剑会爆炸的原因是因为那剑里有水任灌入的真气,那气已不稳定了,又遇到吕谦硬是阻挡下,两气相互交击,断剑自然爆炸。

            见事已至此,玄道奇大呼道:‘惜月!快……快拿武器来!要两个人用的,你爸爸有危险了!’

            ‘嗯!小奇用剑可以吗?’水惜月立刻奔出房门,消失在门外最后的身影小小声的说道:‘爸爸你等我……’

            就在玄道奇发现事情不对劲的时候,吕谦手握厚背刀,正一步步的往水任踏来,每走一步,水任的压力就越大;而水任看见吕谦不费吹灰之力的,就把断剑给摧毁了,终于忍不住的吐了一口血。

            原来水任在与吕谦对招之际,早已有了内伤,而他一直压下伤势,使得内伤加重,伤上加伤之下,又见得吕谦像是个没受伤的样子,而故产生无法为小妍报仇的念头,失望之下,因而吐出早已郁闷已久的血。

            在广场上与绿、红衣人游斗的水家弟子见得水任已落入下风,因而打个手势,分出数十人充当先锋,先拦住吕谦,而余下的数十人则是背对背负责断后。见到水家弟子抽出约一半的人去援救水任,剩下的三、四十个红、绿衣人立刻围住孤军奋战的数十名水家弟子。

            这时时间像是停住一般,在场上的水家弟子像是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看着逐渐接近的红、绿衣人及吕谦清晰的背影,他们都产生一种可怕的错觉。

            玄道奇在大门来回踱步,许久,他才看见水惜月的身影从宫殿的大门跑出来,只见水惜月身穿白衣,腰间缠着一条白布,如果没有仔细观察,还不容易发现;白皙的小手抱着两把长剑,直往玄道奇奔来,小小的脸颊因为奔跑而显得红润许多。

            水惜月气喘唏嘘说道:‘诺!小奇给你。’便把其中一把长剑抛给玄道奇,随即飞奔过玄道奇的身旁。

            玄道奇见状,立刻跟在水惜月的身后,踏出他的人生旅途的第一步,这一步踏了,就不能回头。

            而玄道奇却没有看见,大门旁多了一对小小的身影,竟然是昨天他所看见的小侍女翘首,在她身旁赫然站着和她一模一样的小女孩,竟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,神色和翘首同样紧张。

            只听见翘首双手握实,小小声的说道:‘宫主、少爷,你们要小心啊!’

            小说《黯然销魂道》 第003章 小心啊 试读结束。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1. 民国小说
            2. 江湖恩怨小说
            3. 仙侠小说
            4. 悬疑小说

            网友评论

            还可以输入20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JDB捕鱼,JDB龙王捕鱼2,捕鱼达人2手游JDB捕鱼,JDB龙王捕鱼2,捕鱼达人2手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