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JDB捕鱼 > 小说库 > 重生 > 重生之邪王绝宠

            更新时间:2019-08-14 09:41:39

            重生之邪王绝宠 连载中

            重生之邪王绝宠

            来源:微小宝作者:道犬分类:重生主角:云沁夜寒

            小说主人公是云沁夜寒的小说叫《重生之邪王绝宠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道犬创作的重生风格的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一朝穿越成了和亲公主,嫁给腹黑王爷,几番逃跑被捉后,便把王府闹得鸡犬不宁。‘禀王爷,王妃遭陷害,太后族亲被王妃打了。’‘打得好。’‘禀王爷,王妃被欺负,太子被王妃打了。’‘扶本王起来,王妃下手太轻,本...展开

            精彩章节试读:

            云沁转身去看夜寒,只见他身上绛紫色的锦袍已被划破了几处,手臂处往外渗着鲜血。

            “你没事吧?”云沁看着他的手臂,心里莫名有些紧张。

            夜寒见她一脸,佯作出一副胸口疼的样子,捂住自己的胸口。

            云沁疑惑,明明胸口没有流血,难道是受了内伤?

            她伸手想要检查一番,手却被夜寒捉住,只见他眼里闪过一丝促狭的笑意:“你在担心我?”

            云沁明了,知道他是装的,抽出自己的手冷哼一声,顺着他的意思道:“是啊,好担心,

            还没过门就成了寡妇。”

            夜寒眼里的笑意更深了:“放心吧,不会的。”

            她面色一凝,不去看他。

            突然想起一事,她总觉得这件事有蹊跷。

            山贼捉了他们,却只是把他们丢在柴房不闻不问,并没有杀了他们的打算。

            若是夜逸的吩咐,他们早该没命了才是啊。

            思着,云沁问出了心中的疑惑:“这些山贼把我们关在这里,却没有杀了我们的打算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            夜寒脸上的表情并无变化,这一点他两天前便想到了。

            此事的确不似夜逸的作风。

            夜寒看着门外站在的四个山贼,算着时辰,救兵也快上来了:“你躲远一点。”

            留下这么一句提醒,夜寒起身朝门外冲去。

            趁山贼们不注意,夜寒一个手刀劈向山贼的后脖颈。

            只听一声哀嚎,山贼们举起手中的武器将夜寒围在中间。

            外面打斗起来,云沁听着门外的刀剑声,放心不下,手肘撑着地,忍着疼朝门口爬去。

            只见一个山贼从身后举着刀要偷袭夜寒,云沁的心一紧,还不待开口提醒,只听一沉沉的声音突然响起:“王爷小心。”

            一把剑以极快的速度飞过来直直穿透山贼的身体,顿时,鲜血四溅。

            云沁趴在柴房的门槛上,看着救兵的到来,如释重负般呼出一口气。

            为什么看到夜寒险些被刺的一幕,她的心揪疼?

            夜寒来到云沁身边,拦腰一把将她抱起,惹得云沁不禁苦脸:“你轻一点啊!”

            这时,一道如清风般温煦的声音响起:“皇兄,让您受苦了。”

            云沁听到这么悦耳的声音,偏着头看到来人,呼吸都跟着一凝。

            只见一个面如冠玉的白衣少年手握宝剑,恭恭敬敬地站在夜寒面前。

            他的眼里似有如珠玉般温和的光芒。

            云沁躲在夜寒怀里,转着眸子好奇地打量着他。

            他叫夜寒皇兄,这么说来,他也是皇上的儿子?可为何从没见过。

            云沁不禁悄声问:“这般俊俏的少年,我为何在宫中未曾见过?”

            听到云沁毫不掩饰的夸赞,夜寒眼里射出一道冷光,当着他的面夸别的男人,她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。

            云沁被夜寒盯得背脊发凉,倒是夜群开口打破了这有些诡异的氛围:“这位,便是罗莎国的公主吧?”

            突然被美男提及,云沁心情大好,对夜群眨了眨眼:“好眼力。我叫云沁,不知美男怎么称呼?”

            “夜群。”夜群看着云沁,唇角上扬。

            这个公主倒是亲和可爱,不似他的那些皇妹们,整日高高在上,不把旁人放在眼里。

            “噢,我也常住宫中,为何没见过你?”云沁接着和美男搭话。

            “我因从小体弱,被父皇安置在宫外养病。”夜群温声解释。

            云沁了然,还想再说些什么,手臂被捏得生疼,她没好气地瞪了青着脸的夜寒一眼。

            夜寒无视,转头吩咐罂粟:“去城中寻个医术了得的女大夫来。”

            几人一同下山,在城中找了家客栈落脚。

            大夫看过云沁后,给了她一瓶药膏,要她每夜按时涂抹。

            趴着睡了几夜,云沁的伤势渐渐好转,可以下床走路了。

            夜里,不见夜寒,云沁出门,听见对面传来的谈话声,贴着薄薄的窗户纸一看,夜群从怀中掏出了一块令牌。

            云沁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,却不料门只是虚掩着,手上一不小心推开了门。

            夜寒和夜群同时朝门口看来,云沁摆了摆手,干笑道:“你们聊,你们聊!”

            “过来。”夜寒叫住她,刚准备抬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。

            云沁走到夜寒身边,同时看清楚了夜群还没来得及收回的金色令牌。

            这,不是皇上的御赐令牌吗?

            他怎么会有?

            很快,云沁便想明白了其中道理。

            小儿子刚刚回来,皇上是想让他历练一翻,所以说,这次治水掌握主动权的实则是夜群?

            心中想着,又听夜寒略带责备道:“不是让你在房中好好待着吗?”

            云沁在原地转了两圈,生龙活虎地道:“我的伤,好得差不多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既然如此,明日我就让人送你回府。”夜寒道,原本打算带着云沁去江州,但她这次受了伤,江都天气多变,不利于伤势恢复。

            云沁不愿,埋怨他堂堂王爷说话不算数。

            见夜寒心意已决,似是蓄谋已久,云沁气呼呼地回了自己房间。

            夜寒跟着云沁出去,推门而入,在方凳上落座,倒了一杯茶缓缓品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云沁时不时抬眼睨他,见他悠然自得的喝茶不说话,心里又气又急。

            她起身走到夜寒身旁,双手撑在桌面上,不死心地道:“没得商量?”

            “你觉得呢?”他勾了勾唇,反问。

            云沁握拳,“啪”地拍响桌子,被夜寒冷冷一凝,色厉内荏地道:“好,以后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!”

            夜寒置若罔闻,长臂一揽将她拉进了怀里,蜻蜓点水般在云沁额头上吻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,顿时传遍全身。

            这和之前夜寒吻她的感觉不太一样。

            她手都麻了,轻轻握着,突然不想推开他,哼了一声说:“流氓。”

            “本王不过是提前行使自己作为夫君的权利。”夜寒理直气壮。

            翌日,天蒙蒙亮,云沁便被夜寒从榻上拎了起来,丢进马车。

            临走前,夜寒吩咐罂粟:“看紧她。”

            翻身上马,和夜群一行人朝着江州一带出发。

            云沁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自己上了马车,小声嘟囔了一句:“该死的夜寒扰我美梦……”困意太浓,她懒得睁眼和他们道别,倒头继续睡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小说《重生之邪王绝宠》 第14章 好俊的白衣公子 试读结束。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1. 灵异小说
            2. 娱乐圈小说
            3. 修仙小说
            4. 古代小说

            网友评论

            还可以输入20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JDB捕鱼,JDB龙王捕鱼2,捕鱼达人2手游JDB捕鱼,JDB龙王捕鱼2,捕鱼达人2手游